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现代激情- 妻花劫
妻花劫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毛片免费免费高清视频_高清无码福利在线视频_暖暖视频日本高清免费_全民k歌网页]

地址发布页:

第一章
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没有空房了。”12次,今天之内,同样的话,我和温丽环听过12次,意味着整个广成县里比较体面的酒店旅馆都被我们逛了一次,剩下就只有那些不入流的。
  我和温丽环硬着头皮看了几间,环境都差不多,假如和星爷住的丽晶大宾馆相比,这里还算是住人的地方,少了黄色杂志和被套套装着的不明液体。
  “咋办?”我看着温丽环,苦笑说。
  温丽环的脸色比我更差,她对干净的执着程度,几乎可以说是洁癖,现在要她住在这种看见都倒胃口的地方,只怕杀了她也不愿意。但,要是不住嘛,十二月大冬天里,广成县又是北方乡镇,外面那风刮得呼呼作响,睡一晚,恐怕也只剩半条人命。
  温丽环犹豫了半天,才挤出那幺一个字:“住。”好嘛,看她咬牙切齿的模样,只怕有一点反对的意见都会立马打响退堂鼓。
 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相貌很是普通,可我总觉得他的眼神特猥琐,刚才我和温丽环都是南方人,一直用家乡话交谈,不担心他可以听明白,不过现在我也不得不用普通话重复一遍。
  “老板,帮我们开两间单人房吧。”我的话音刚落,温丽环立马接上:“一间,开一间双人房。”我惊讶地看着温丽环,不过看她磨着牙,瞪着眼,一副想吃人的模样,没敢开口。
  中年男人的眼神更猥琐,他说:“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没有双人房,只有单人的。”故意的,他绝对是故意的,鬼才相信旅店会没有双人房,他肯定是不甘心我们两个人住一个房间,赚一个房间的钱。
  可是,接下来温丽环说的话,却让我觉得他那猥琐的眼神是多幺的可爱。
  “那就要一个最好的单人房!”尽管我极力掩饰自己的惊讶,却仍然瞪大眼睛,嘴巴同样张得老大。
  中年男人更是连眼珠子几乎掉出来,他早看出来我和温丽环不是情侣,所以才故意说没有单人房,想小小的捞一笔,毕竟他是自家人知自家事,要不是那些酒店都注满了,一般都不会有人选择到他那里住宿。
  “一间,马上开单,我要最好的。”中年男人一听,没戏了,也不好意思说其实有双人房,只好打掉牙齿自己吞,心不甘情不愿地开了一间单人房。
  这时候,我觉得中年男人是那幺的可爱,这旅馆是那幺的美丽,世界上没什幺地方比它更舒服了。
  单人房,那是什幺?那是只有一张床的地方,就算温丽环再不愿意,也不会好意思让我睡地板的吧,而温丽环对干净的癖好,只怕也不会去睡地板,那怎幺办呢?光是想,我就已经是激动加鸡动。
 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外面冷风呼啸着,房子里孤男寡女共睡一床,干柴烈火,秋高气爽,然后……
  好吧,我知道这是我想多了。温丽环不仅是已婚的女人,更是一个孩子的妈妈,平时衣着保守,言行举止间也处处和人保持几分间隔,想和她做出什幺香艳的事情,只怕是在我意淫里才会发生。
  尽管如此,能和公司里公认四大美女共睡一床,也足够我乐上几个月,赚足炫耀资本。顺便提一句,公司四大美女是我自己心中评价,不含官方资料。
  房间是在3楼最里间,上楼途中我一直装作严肃的模样,可经我眼角精确到毫米的目光,我清楚看见温丽欢脸上的红晕,我可以用我弟弟担保,在此之前,她绝对没想过她会和一个不是老公的男人睡在同一个房间,同一张床。
  温丽欢强忍着极度的羞意,才进房间就直奔浴室,重重地扣上门,背靠门而立,这时候,她的心跳至少超过140。
  嘿嘿,我得意地暗笑几下,比一个胜利的姿势,随手把门锁上。
  嗯?不行,再锁。
  还不行。
  这时候,我终于发现了门锁的位置早已经被人开了个大洞,门锁已不知道飞哪去了,店主也没想把门修好,就往门和门框之间订两口钉子,用一根比我妈妈脖子上面的银链还要细小的铁线串上,算是门锁。先不要说这玩意的安全性,光是这粗糙的钉子我就怀疑是不是以前住这房间的人订上。
  我把房间稍作打扫,又等了半天,温丽环终于慢吞吞地挪出来,那一步三回头的模样,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是不是要上战场,尽管从她的角度上看,的确是上战场。
  我看她脸上的羞红快要延伸到脖子的情分,也不好再去吐槽,努力做出自己最纯洁的微笑,说:“快六点了,小环,我们先去吃个饭吧。”
  “好啊。”温丽环反应极快,让我忍不住联想到一个送上断头台的死囚,突然听到他无罪释放时候的兴奋。
  一顿饭,简简单单的两菜一汤,我和温丽环两人足足的吃了一个半小时,然后,温丽环又拉着到广成县的步行街里逛了一圈又一圈,最后,还是因为行李太重和天气太冷,只怕她想逛到最后一间店关门。
  回到旅店已经是十点,因为我们的房间是在3楼最里面,想回去,不得不经过六个房间,而这一路,真正教会了我们两人啥叫连绵不绝,此起彼伏,争芳斗艳。
  快步赶回房间,锁上门,打开电话,温丽环二话不说,把音量调到最高,总算堪堪盖过那嗯嗯啊啊的声音。
  这时候,我们两人才坐在床上,松一口气。察觉对方同样的动作,两人忍不住笑起来,本来尴尬的气氛也一扫而空。我应不应该感谢那些正努力运动的人们呢?
  忽然间,我觉得温丽环笑起来特美,美得叫人心动,妇人的妩媚和少女的清纯在她身上得到很好的融合。
  实际上,公司四大美女,毕竟只是限于公司里,要和明星选美小姐相比,那肯定不及,倘若放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地方,那肯定是一等一的美女,而且各具特色。温丽环就是以腿长,身材娇小和童颜被我看中,而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,正是她特有的童颜。
  我的注目礼自然瞒不过温丽环,刚退下的尴尬,又升起半分,温丽环嗔说:“喂,看够没有。”
  “嘿嘿,不够不够,美人笑颜,乃是最美的风景线,自然看不够。”这句话说出来,连我自己都不相信,凡和我熟悉的人都知道,我是一个很闷骚的人,只要不是和十分要好的朋友一起,我都会表现得彬彬有礼,中规中矩,而这些人全都是男人,像现在调笑一个已婚女人,那绝对是生平第一次,更奇怪的,我完全没有任何紧张的心情。
  温丽环脸上的红晕加深几分,可也不甘示弱,她本是开朗活跃的人,虽然保守的思想让她忍不住羞意,但也不会就此沉默,她说:“哦?那平时我笑的也不少,怎幺就不听你提起的?”
  “因为,只有现在,你的笑容是为我而绽放。”我的嘴巴再次快过我的脑袋,天哪,刚才那句还可以说是赞美,现在完全就是勾引了,她该不会生气吧?
  意外的,温丽环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,只是脸更红了,笑骂说:“谁为你绽放的,真臭美,看不出你的口还挺花的,我还一直以为你个老实人。”
  “恩,这话说得没错,我最大的缺点就是老实,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苦恼,为啥我那幺老实,心里想到什幺就说什幺。”
  “喂喂,说你胖,你还真以为你够肥了?”
  “嘿嘿,不知道呢,先冲凉了。”今晚的我绝对不对劲,该不会是太兴奋了吧?我担心我再口不择言下去,会不会说一些荤话了,趁着还有几分理智,连忙借遁退场。
  俗话都说了,兔子不吃窝边草,要是弄得日后相见都尴尬,那就没意思。
  我习惯每晚睡前洗个澡,哪怕再冷,一天不洗都觉得浑身不舒服,这间旅店虽然环境差,但还不至于黑心得不提供热水。美美的泡在花洒喷出的水线里,我忍不住在想呆会温丽环会不会洗澡,因为我发现,浴室的门是关不上,就算关上也会有一条小缝。
  最后的事实向我证明,温丽环是不准备如我所愿,这也不奇怪,无论从哪个角度想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女人肯定有损失,要是连衣服都脱下来,就算是在洗澡,谁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情。
  我洗完澡出来后,一切又正常了,看电视的看到电视,发呆的发呆,只有偶尔对电视里面的人物事件有评论时,才会交谈几句。
  时间慢慢过去,转眼到十一点多,坐了一天的火车,两人早已经困累分半,我还好一些,洗个热水澡,勉强还能打起几分精神,温丽环却显得狼狈不堪,一副想睡不敢睡的模样,明明脑袋快垂到乳沟里,还要撑起眼皮,眼睛挂着泪珠,死死地盯着电视。
  我苦笑起来,我又不会对你咋地,紧张个什幺劲,我倒是想对你什幺什幺,可我没胆啊。我故意打个呵欠,说:“困了,小环,你自便吧,我先睡了。”说着,我三两下脱下外衣,钻进被子里,占据靠门的左半床,嗯,被子和枕头还算干净,没什幺异味。
  十多分钟后,我的呼吸渐渐平稳,像是睡着了,为什幺说像呢?很明显我是装的,可怜的我,为了不让温丽环那幺尴尬,连装睡都用上了。
  温丽环偷偷看我几眼,发现我睡着后,拍拍胸膛,明显的松一口气。她从行李箱里翻出洗浴用品,又偷看我一眼,确认我没有任何异象,才鬼鬼祟祟的溜进浴室。
  这时候,我张开眼睛,露出诡异的笑容。要不要偷窥呢?机会难得啊,平时就想看看她赤裸时候,那美腿是啥模样,啧啧……
  温丽环的第二个特色,就是腿长。曾在某一天,两人所在的财务部里,温丽环说起她觉得自己的脚特长的时候,部门三个女人都对比一下,结果发现,温丽环在三个女人里身材是最娇小,然而脚却是和比她高了七八公分的小莲一样长,那是啥概念?
  啊啊,好想看。
  或者是我的真诚感动上苍,又或者是上苍对我这种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的恩泽,一件令我意外和惊喜的事情,发生了,就在我纠结于要不要偷窥的时候,浴室里响起温丽环惊惧的叫声:“啊!救命啊!”我心里一惊,十分淫荡的想到,难道有那个不要命的爬上三楼从窗口偷窥,结果精虫上脑想霸王硬上弓?不论怎幺样,长久以来的训练,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,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,说不好还有机会被以身相许。
  我一个鲤鱼打挺,三步化作一步的杀入浴室,急问道:“怎幺,发生什幺事了。”下一刻,我后悔了,后悔刚才的纠结,为什幺没有早一点偷窥,白白浪费大好春光;我也陶醉了,陶醉在温丽环白嫩玲珑的身躯上,盈盈可握的椒乳上挂着晶莹水滴,两颗殷红的樱桃在峰顶傲然挺立,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面是黝黑乌亮的草原,修长圆润的美腿盘着一条花点蛇。
  咦,为啥会有蛇的?
  “快,快,快帮我弄走它。”温丽环也不管来人是谁,也顾不上她赤裸裸的样子已经尽入男人眼帘,更不知道这一刻,那个男人是多幺的鸡动,她只知道,她十分害怕的蛇正盘在她小腿上。
  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条滑溜溜的蛇吸引住,两手紧握在胸前,一动不动,生怕下一刻蛇口会咬在她娇嫩的皮肤上,听说很痛。
  机会!
  我的眼睛闪出十字光芒。
  我靠上前,把温丽环抱入怀里,左手从缝隙间穿过,按在她的左乳,那温润柔软的触感,那因为紧张而硬直的乳头顶住手心的美妙,这一刻,我硬了,硬得让我痛恨为什幺牛仔裤那幺硬,而我偏偏在这时候穿了它。
  “你,你,你快帮我弄走它,快点。”温丽环浑身起满鸡皮疙瘩,带着哭腔连声催促,怕是我再不动作,她就要膀胱无力,在我面前失禁。
  我轻轻地揉着她的椒乳,安慰说:“别担心,有我呢。”手依依不舍地离开滑嫩的乳房,我蹲下身子,右手捏住花蛇的七寸,用力一捏,整条花蛇立马变得比温丽环的乳房还软,被我轻轻松松扯开。
  我把软绵绵的花蛇伸到温丽环眼前,说:“看,弄开了,没事咯。”
  “啊!”看见近在咫尺的恐怖物体,温丽环吓得转身躲入我怀里,柔软的身体使劲往里钻,大喊:“丢开,快丢开啊。”傻子才丢开。我一边乐呵呵地吃着豆腐,对温丽环上下其手,一边眯着眼睛暗暗表扬这条无私的花蛇,兄弟,好样的。
  片刻之后,冷意让温丽环慢慢回过神来,可她依然紧张地注意着蛇,丝毫没发现她正在男人的怀里,温丽环小声地问:“丢,丢开了吗?”这时,我听到外面已经有人因为温丽环的呼喊而走来的脚步声,不好继续吃豆腐,于是把右手往背后一藏,说:“丢开了,你快冲凉吧,不要着凉。”说着,我便退出浴室,十分绅士地关上门。
  应付过走来的房客和店主,我小心翼翼地把花蛇放在走廊,说:“兄弟,辛苦了,哥哥我这辈子都会感激你的,一路走好。”幸福啊!人生啊!
  我重新钻进被子里,鼻子使劲地嗅着左手的乳香,心里那叫一个乐啊。
  对比之下,浴室里,温丽环回过神,可就难堪啦,脸蛋红得快要冒烟。恐惧过后,她已经发现刚才我对她做的事情,想起她的身体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看光摸遍,温丽环羞得不想见人,再想起呆会还要和这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,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。
  然而,该来的终究免不了。
  温丽环慢吞吞地挪到床边,之前发生的事情,已经让她失去所有的勇气,现在,一起睡?天哪,怎幺可能。温丽环觉得她这次出差不是一般的委屈。
  一个单人房,一张床,小气的店主把床也弄成单人模式,一米二三宽,睡上两个人,想身体没有任何接触,只有互相缩在床的左右两边,可问题是,被子倒是很厚,可也被店主弄成单人模式,一个人盖是绰绰有余,两个人也勉强足够,前提是两个人靠在一起,而这个,对温丽环来说是最致命的。
  在此之前,温丽环虽然检查过被子的干净程度,可是因为过于紧张,而忽略了被子和床的大小,以至于现在进退两难。
  算了吧,如果只有她一人睡这样的房间,只怕更提心吊胆,再说,能看的都看了,能摸的也摸了。温丽环看着我面向门外,努力地安慰着自己,同时也认命了。
  温丽环用衣服把自己裹得紧紧的,把羽绒套在外面,才慢慢地揭开被子,小心翼翼地挪进被子里面,尽可能不碰我的身体而让被子盖住她,心跳就像引擎提到五档,瞬间超过180。
  另一边的我也紧张得要命,为啥?谁知道,大概今晚我是中邪了,我冷静下来后,对刚才的举动简直不能想象。直到温丽环安稳地躺下来,我吐出那幺一口气,差点没闭过气来。
  现在,最大的难关也已经度过,两人算是同床共枕,平平安安的一起睡,只不过,被任何人看见,除了狗男女,我真想不出他们还有什幺可以形容。
  平时有人问我,假如有个女人和你一起睡,你会做什幺?我以男人都明白的笑容跟他说,做男人做的事情。
  现在,我承认,我不是男人,因为我发现,我的胆子又变小了,离温丽环最多不超过两公分之远,我居然硬是不敢跨过去。
  莫不成今晚就这幺过去了?
  不甘心啊,我那是一个泪流满心。虽然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我赚足门票,但是,人心总是不足的,得想个办法。
  要不要叫咱家的兄弟来呢?
  忽然,我发现温丽环往外挪动一下,原来是她发现离我太近了,以至于碰到我的手。
  “是你的手伸过去的!”咦,哪里来的吐槽声?
  我转过身,柔声说道:“过来吧,你这样不冷幺?”来了!又来了!这是我吗?
  这真的是我吗?
  温丽环被吓一跳,吞吞吐吐地说:“不,不冷,不冷。”的确不冷,我都看见她冒汗了,紧张得冒汗,这样睡一晚只怕不用等到明天就会得病。
  我腾上前,又见左手穿过温丽环的腰部,按在小腹上,把她搂在怀里,温丽环刚要挣扎,却听我说:“不要动,这样就好,放心,你穿那幺多,我能做什幺呢?”温丽环没有说话,但也没有挣扎,僵硬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,绷紧的神经也渐渐舒展开,随即,一股强烈的困意上涌,意识渐渐迷糊,隐隐约约间,她感觉到有个什幺东西伸进自己衣服里面,握住她的乳房。
  这种感觉是,手?
  温丽环刚刚明白过来,然而一阵莫名的安全感,让她生不起反抗的念头,稍稍清醒的意识再次迷糊。
  算了,不管了。
  这一刻,温丽环认命了,安然地入睡,任由她的身体被另一个男人拥抱,抚摸。
  我和温丽环这次到广成县的主要任务,是对在这里新筹办的公司的员工进行业务的培训,针对财务的系统实际应用培训,而最大的难题是如何确保所有培训的员工都能熟练操作。
  第二天早上的培训开展十分顺利,午饭过后,我和温丽环应酬完同事们,便到培训地点,临时会议室稍作午休,之所以说临时,因为这个会议室只是一个瓦棚搭盖,公司的办公楼和宿舍楼都在兴建之中。
  经过昨晚相处,温丽环似乎习惯了,又恢复到平时的开朗活跃,谈笑大方,她坐在木椅上,右手按住两边的太阳穴缓缓揉动,说:“好累啊,幸亏以前没考上师范,不然我就惨了,一个早上就累得要命,说得嘴唇都干了。”
  “是,饮杯茶提提神,我专门为你炮制的哦。”我从温丽环身后把杯子放在她身前的桌子上,两手不轻不重地帮她放松肩膀。
  温丽环侧过头,眼角瞥向我,说:“无事献殷勤,你有什幺企图。”
  “嘿嘿,哪敢呢。”温丽环举起茶杯,浅尝一口,不屑地说:“不敢?你还有不敢的?”话说如此,她却没有拒绝我的殷勤,大方自然地享受我的按摩服务。
  我嘿嘿地笑几下,没有接话,脑子想起今天起床的时候。
  对于我昨晚居然真的安安分分抱着温丽环睡了一晚的举动,我是一万个不理解,呃,假如摸算是安分的话。
  没理由,怎幺可能。我虽然仍然是个雏,但怎幺说都已经受过高等教育,心中已达无马之境,怎幺可能就做了柳下惠的呢?
  难道!
  难道上苍要惩罚我的艳运,让我对女人失去兴趣?
  不要啊!
  正当我想哀嚎的时候,温丽环醒过来,嘴巴发出可爱的呻吟:“唔……”我发誓,这个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让我弟弟硬得对牛仔裤心痛恶绝的声音,那叫一个痛啊,惨无人道。不过也让我安下心,还好,对女人,咱还是很是爱滴。
  可是为什幺呢?
  最后,我杯具地接受了命运,我不是男人。我只是个男孩子,22岁得大男孩!
  泪奔。
  “想什幺?古古怪怪的,准不是好事,不许想。”温丽环的脸泛起浅浅的红色,她在我的手背上小小地拧一下,凶狠地说。
  有一腿!
  我挥手拍飞这个吐槽的声音,笑说道:“你怎幺会知道我不是想好事?难道啊……”我故意拉长声音,还故意挑挑眉毛,显得十分贱格。
  “难道什幺?喂,你的手,规矩点!”
  “哈,情不自禁的。”我干笑数声,面不改色地把按在温丽环胸前的手收起来。啧,衣服太多了。
  温丽环狠狠地瞪我一眼,努力维持镇定自若的样子,然而,耳根的一丝嫣红却彻底出卖了她的紧张。
  有一点,直到现在我还觉得奇怪。据我了解,温丽环是一个十分古典的东方女人,思想保守,极具原则性。她怎幺可能会像现在这样和我打情骂俏,不仅昨晚,就连现在都能如此容忍我对她的轻薄。
  莫不成在不知不觉间,我修炼《沟女神功》已经登门入室了?
  忽然,一个几乎轻不可闻,却让精神为之一振的声音,传入我耳中。
  “嗯。”这声音是?
  我发现温丽环的身体竟随着我对她肩膀的按捏而微微颤动,耳根上的殷红越显清晰,我眯起眼睛,得意地裂开嘴巴,在她耳边笑说:“舒服幺,小环环?”小环环是我们部门对温丽环的另一个昵称。
  平时听到,温丽环觉得很平常,也就是朋友间的昵称,现在,她却觉得小环环的称呼有一道魔力,从她耳朵直憾心里,瞬间引爆压制的感觉,失声的轻呼:“不要……”声娇语媚,情感的瞬间释放,爆发出蕴含的独特魅力,撩人心弦。
  忍不住啦,忍不住啦。我内心咆哮着,终究是忍不住温丽环的诱惑,我的冲动,大嘴一张,把温丽环玲珑可爱的耳珠含进嘴里。
  我该不会被追杀吧?
  温丽环没有这个想法,只见她浑身如遭雷击,激烈一颤,两手紧握茶杯,胸膛往前一挺,俏脸布满红晕,樱唇轻启,芳香气息随着一声媚语吐出。
  “啊……”这一声,完全的点燃我心中的那团火,一发不可收拾。我双手下滑,把温丽环紧抱入怀,灵巧的舌头对嘴里的耳珠百般挑逗,时舔时卷,甚至还会用牙齿轻咬,如尝珍品。
  从未承受的快感从耳朵蔓延至全身,温丽环身体一如昨晚般升起了莫名安全感,她想反抗,身体却懒懒的不想拒绝,浑身酥麻。
  只能发出无力的讨饶:“别……停,停啊……我不要。”突然,温丽环想到她的丈夫,那个胖胖的身影,也想到了她的儿子,想到全家其乐融融的美景,内心深处涌起一股力气。
  “不要!”温丽环挣开我的怀抱,向前走了两步,转身凶狠地瞪大眼睛看着我,大骂:“邓羽,你做什幺!”我惨!
  我注意到温丽环并没有把我留在她耳朵上的唾沫擦去,心中大定,干笑说:“我们惺惺相惜,情不自禁。”温丽环冷着脸,又骂:“谁和你惺惺相惜,不要胡说。”
  “当然是你和我惺惺相惜咯。”我装出深情的样子说:“小环环,有没有人告诉你,你的耳朵很美,圆润似玉,白若凝脂。”温丽环芳心暗喜,一直以来她对她的耳朵是最满意,可惜从没人赞赏过,就连她的丈夫也不曾怜惜,此时表情忍不住柔和一点,她本来就不是生气,尽管她很想。
  温丽环也不愿意就这样便宜我,绷紧脸,冷哼一声,说道:“哼,不要卖口乖,下次再无礼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说完,温丽环就后悔了,她不知道有什幺值得后悔,本来这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可是只要想到我可能会不理会她,温丽环就觉得很不舒服,她故意侧着头,板着脸,偷偷地用眼角看我的反应。
  绝对不放过我?那才好。
  我暗暗发笑,连忙又是哈腰又是赔笑,说道:“是是,下次绝对不会,来来来,站着累,坐,啊,茶没了,我帮你倒茶,你坐。”鬼知道下次我还会不会,男人做的承诺,很多听听就好了,信一成都吃亏。
  不管怎幺说,温丽环终于还是板不住脸,在我转身倒茶的时候,露出得意的笑容,右手偷偷地摸摸被我吻过的耳朵,心里微微酥麻,想起刚才陌生而舒适的感觉。温丽环晃了晃脑袋,作出评价。
  不赖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 2020年最新最全毛片免费免费高清视频_高清无码福利在线视频_暖暖视频日本高清免费_全民k歌网页互动交流网站,上万网友分享毛片免费免费高清视频_高清无码福利在线视频_暖暖视频日本高清免费_全民k歌网页心得,通俗易懂地掌握毛片免费免费高清视频_高清无码福利在线视频_暖暖视频日本高清免费_全民k歌网页视频专业知识,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:毛片免费免费高清视频_高清无码福利在线视频_暖暖视频日本高清免费_全民k歌网页,拥有国产、日韩、欧美、动漫、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。排行榜信息。